新聞公告
<中國農業新聞網.中國 農業新聞網.中國 農業新聞.中國 中國農業新聞網.cn 農業新聞網.cn 農業新聞.cn 中國農業新聞網.com 農業新聞網.com 農業新聞.com 均為中國農業新聞網所有,謹防假冒>

錕斤拷鏃爎錕絀

訂單農業:小生產“誠”連大市場

訂單農業能有效避免農產品產銷脫節,卻易遭受誠信危機,需要進一步做好配套服務
訂單農業
小生產“誠”連大市場
 
本報記者 張輝 通訊員 龍聞 鄭愛國 
 
 
 
 


 
 

    11日,龍海市東園鎮村民陳清南,忙著將剛采收的一車黃秋葵,運往當地加工企業明德食品有限公司。前年,他牽頭成立了清南蔬專業合作社。合作社年產近3000噸,全部通過與龍頭企業簽訂單進行銷售。“有了企業訂單后,只管種,不愁賣,價格有兜底,利潤翻了一番。”陳清南說。

    來自龍海市工商部門的一組數據顯示,當地已有1.5萬多家農戶與企業簽訂農業訂單,涵蓋20多個品種,涉及近12萬畝土地,年訂單總值超20億元。訂單農業的普及,讓小生產對接上大市場成為可能。

    革新產銷模式

    陳清南入行已有20年。他如此形容早年的農業產銷狀態——企業忙著找原料,農戶忙著找市場。“農民信息不靈通,生產盲目,什么價格高就跟風種什么,如同賭博。”陳清南。

    如何避免產銷脫節?“十多年來,訂單農業已成為本地農產品產銷的主流模式。隨著土地流轉增加,其模式也由‘公司+農戶’,轉為‘公司+合作社+農戶’和‘公司+基地+農戶’。”龍海市農業局工作人員吳龍井說,

    對農民而言,訂單農業意味著銷路穩定。清南合作社擁有近3000畝土地,主要種植黃秋葵、西蘭花和青蔥,年產量近3000噸。去年,合作社與明德食品簽訂了數百噸黃秋葵訂單,并約定保底價為每公斤3元。交割時的價格由市場行情確定,但不低于保護價。目前,黃秋葵種植的成本約為每公斤2元。這也就意味著,農民只要按照訂單種植,企業便會照單全收,且不管行情如何,利潤都有所保證。

    陳清南說,與農戶簽訂訂單的企業,還為農戶免費提供農資并全程提供技術指導。

    對企業來說,訂單農業不僅意味著穩定的原料供應,還意味著更有保障的農產品質量。“以往農藥、化肥濫用,不少農產品出口企業因此吃了虧。”明德食品董事長林明德表示,“幾年前,從龍海出口到美國的毛豆,便因農殘超標被退貨,只能轉向低價內銷,企業損失慘重。”

    有了農業訂單,企業則能有針對性地對生產環節進行把關,建立標準化生產和可追溯體系。林明德說:“我們公司專門配備了3名技術人員,定期到各個基地檢查農戶是否按規定種植,并配備了專業的安捷倫農殘檢測設備。”

    深陷履約困境

    盡管訂單農業被認為是實現產銷對接的有效手段,但從業者認為,它也具有高風險性。首當其沖的便是履約困境。

    “農民有逐利心態,到了收獲季節,市場上若出現更高的價格,便有可能違約。”龍海市綠興蔬有限公司每年與農戶簽訂近萬噸農業訂單。負責人陳輝表示,企業也有可能是違約主體,“不少企業未充分預測到市場前景,農產品價格大跌時,若仍以合同定價收購,必然虧損,不得不違約。當企業遇到資金問題時,也可能無力履約。”

    在陳輝看來,農業訂單對誠信履約的約束作用正日趨弱化。“早年,農產品加工企業少,農民可選擇的收購商有限,若不遵守合同約定,很有可能進入企業黑名單。現在,加工企業越來越多,農民即使違約也不怕賣不出去。”正因如此,這兩年,陳輝開始與偏遠的云南山區的農民進行訂單農業合作。

    吳龍井同樣認為訂單農業具有局限性。“在全國性市場面前,區域性訂單顯得無能為力。”他以今年年初漳浦縣的大蔥滯銷危機為例,“盡管當地農民與加工企業簽訂了農業訂單,但北方大蔥大豐收,導致今年市場供大于求,價格縮水,企業若再以承諾價收購,只會血本無歸,不得不違約。”

    此外,農業訂單普遍失范,缺乏有效的約束機制。據吳龍井估算,規范的訂單合同在當地訂單農業中僅占一半。即使是規范的合同,也常常淪為一紙空文。“尤其是當企業面對眾多分散的農戶時,通常不會訴諸法律,因此農戶的違約成本很低。”龍海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副局長楊柳邨說。

    完善避險機制

    為確保訂單履行,龍海市工商部門正嘗試推行合同備案機制。“我們深入企業和農戶簽約現場,指導雙方依法簽訂訂單,使合同文本規范,內容合法,并對已簽訂的訂單進行備案管理,及時掌握和監督雙方的履約情況。”楊柳邨說。

    此外,當地還建立保障機制,監督企業是否按照合同規定給付定金、提供種子及合同規定的技術服務,同時對訂單合同履行過程中出現的違約行為和爭議,及時進行調解。為此,龍海市工商部門專門對申訴站工作人員進行農業訂單糾紛調解知識培訓。

    陳清南主張,應大力推進土地流轉,并在此基礎上培育種植大戶與農業專業合作社。一旦實現規模化經營,會比較重視自身的信譽。他介紹,去年,他與廈門一家加工企業簽訂2000噸的黃秋葵訂單,并約定收購價為每公斤3元,最終市場價格漲到每公斤4.5元,雙方仍然嚴格履約。

    此外,要完善訂單農業的避險機制,還可考慮引入金融保險手段。“目前,與農產品相關的保險品種較少,主要集中在應對自然災害,地方政府可考慮為重要的農產品提供特定險種補貼,鼓勵保險機構設立專門的險種。”吳龍井說。
 
 

用戶評論
      請對您發表的言論負責,謝謝合作。本站文章收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告之站長,以便及時處理
      本站發表讀者評論,并不代表我們贊同或者支持讀者的觀點。我們的立場僅限于傳播更多讀者感興趣的信息。
發表評論
您的姓名:
評論正文:
 
錕斤拷鏃爎錕絀
更多
 
 
 
 
 
 
 
 
期待黎明电子游戏